滚来滚去起不来

滚来滚去起不来的球球
本体哈士奇一只,求不要欺负。

【洛卡】钢琴、男朋友和酒

大米:

开学前最后一发


来自@滚来滚去起不来的梗


其实就是个套路和反套路的故事


但是这里小天使更像小本泽别的角色啊😂


好吧 这只是我单纯喜欢撩人小天使的恶趣味


OOC是我的!!



喧闹的酒吧里逐渐安静下来,穿着侍应生服装的洛萨在调酒台后面因为突如其来的静默停下了手中绚丽的动作,他望向四周,想要找寻让这一切发生的源头。


随着灯光聚焦到一点,还有人群集中的视线,他看见舞台中央的钢琴,还有坐在旁边的人。


在这谈钢琴?老板脑子被踢了?


无语的想法被流淌出的旋律所扰乱,降E大调,确实是不适合在酒吧出现的曲子。


不过单就曲子来说,这已经算是够明亮欢快的一首了,平易近人又不失优美,要不是周围的环境老让他出戏,他会以为现在正在某个金碧辉煌的剧院里欣赏一场演奏会。


洛萨离舞台不算近,微弱的灯光里他只能看出弹钢琴的人大致的轮廓,好像还挺年轻的?


“怎么,又发现新猎物了?”不知是看得出神还是听得入迷,他竟然没发现靠近的迦罗娜。


“你再这样下去,这酒吧迟早毁在你手上。”他快速回过神,盯着眼前的人。


“我怎么了?”


“在这找一个弹钢琴的,你不觉得有点太任性了吗?”


“人家可是凭本事让我留下他的。”


确实,台上的人技术不能算差,但迦罗娜想找更好的也绝对大有人在。


“你是看上人家的长相了吧。”洛萨调笑的打趣她。


漂亮的女人回过头,对上充满戏谑意味的蓝眼睛。


“人家可就弹一首曲子,你再不抓紧点,一会他溜了,我是不会给你他的联系方式的。”


洛萨没再说话,挥动手中的调酒杯,调出一杯湛蓝色的鸡尾酒。


“你这样可真是够卑鄙的,这杯子里80%都是酒精吧。”


洛萨无视了迦罗娜的讽刺,端起杯子朝舞台上走去。


当他走到他身后的时候才确定他真的很年轻,不过年轻的“艺术家”正沉醉在最后一小节的音乐里,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到来。


曲子结束后,“艺术家”刚要把钢琴合上,就被洛萨一手拦住了,他把手里的酒杯放在钢琴上,自己则毫不客气的抢夺了椅子一半的占有权。


离的这么近,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有点惊恐的眼神,还有姣好的容貌,很好,他就知道自己盯上的猎物总是不会让他失望。


“爱之梦会么?”


“什么?”


没等眼前的人反应过来,他就把手放在钢琴上,自己弹了起来。


停了一会,旁边的人果然有了动作,跟着他的节奏,配合着音调,他们就这么合作了一小段。


只是弹奏结束后,气氛开始尴尬,年轻的演奏家很明显有点窘迫,脸色开始泛红。


“作为回报,你把这杯酒喝了吧。”洛萨把酒杯推到了他面前。


“......”


犹豫了一会,那杯酒还是被喝掉了。


“你好,我叫洛萨。”


“...卡德加...”酒的度数似乎不低,他感觉有点晕乎乎的。


那个看上去像服务生的人并没有纠缠他太久,似乎只是单纯的想送一杯酒给他?不过,那个人看上去当服务员真是太可惜了。


很明显,卡德加的想法还是过于单纯了,洛萨在这个酒吧里可不是只想冒充调酒师那么简单。


但是,当他有些不稳的从后门走出来看到刚认识的人正靠在一辆贵到咋舌的豪车的车门上而且很明显在等他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顺势覆上腰的手还是让卡德加僵硬了一下,但是没有反抗,他跟着上了车。


卡德加轻声说出了地址,意外的是男人并没有说什么,车就开始朝他说的方向行驶。


一路无话,卡德加打开车窗,晚风袭来,让他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目的地到达,他说声“谢谢”就要开门下车,却被旁边的人拉住。


“没什么报答吗?”


男人无赖的嘴脸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卡德加笑着掰过男人的脸,将湿润的吻送到他的唇边,然后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快速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关上门的时候卡德加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


“谢谢送我回家。”


黑暗里洛萨盯着他的背影眯起眼,他从不缺猎物,失手放走一个也无所谓。


只是命运让这个猎物再次出现。


洛萨受命去接学格斗的瓦里安,路过某个钢琴教室的时候,恍惚间,他好像瞥见熟悉的身影。


踱步回来,果然。


“你好像在打很多工。”


卡德加对于他再次出现很是惊讶,他本来以为他们的缘分已经结束了。


“我需要钱来交学费。”他直言不讳。


“不如你来给我打工吧。”随意的调戏话语,洛萨没认真。


“那你觉得我值多少钱?”眼前的人没有一点畏惧,反而对上他的双眼。


洛萨眼神瞬间凶狠起来,将他抵在墙上,禁锢在怀里,越贴越近。


卡德加拿手抵住了他肆意靠近的嘴唇,灵活的从洛萨的手臂下方逃了出来。


“这可有很多孩子。”卡德加笑着转头离开,却在下一秒又回过身。


“你想要个男朋友吗?”


周遭明明有很多嬉闹的小孩,洛萨还是觉得安静的要命,全世界好像只剩下眼前这个人。


但很快,眼前的人还是消失了。


很不幸,洛萨并没有接到瓦里安,他虽然不担心但也很懊恼,他已经不再年轻却被一个“小男孩”弄得心烦意乱。


停车场里,洛萨看见有人坐在他的车前盖上晃着双腿。


“弄坏了你可赔不起。”


“难道我还不值这辆车的钱?”


洛萨觉得他真的遇到克星了。


“那你在这?”


“我们做个交易吧。”


“嗯?”


“你替我交学费我跟你回家喽。”


卡德加说的很随意,洛萨却感觉没有预想的开心。


“成交。”


“但我有个条件。”


洛萨示意他说下去。


“只有一个晚上,我只陪你一个晚上。”


洛萨第一次觉得自己被别人套路了。


但情况却和卡德加想的不太一样,他可不想两个人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


事实上,他更不想的是洛萨就满足于这种关系,他想让他拒绝“一夜情”这种提议。


他在给他机会,他打死也不信这个男人会看不出来。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卡德加觉得很不解同时又有点生气,在这种纠结的心里活动里,他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清晨,他被响起的钢琴声吵醒,是他之前弹的那首肖邦的夜曲。


“好了,一晚结束了,我会把钱打给你的。”


看着男人面无表情的样子,卡德加觉得自己可能赌输了。


日子依旧过,卡德加还在迦罗娜的酒吧弹钢琴,只是那个调酒师再也没来过了。


今天的演出完成了,他弹了爱之梦,他现在也不会拒绝迦罗娜喝一杯的邀请,反正不花钱。


各种酒都尝过了,但是都没有那天那杯湛蓝色鸡尾酒的味道。


不过他今天真是有点醉了,他想起那天自己没醉却装醉被拐走的样子,他觉得有点后悔。


眼前的人怎么有点像那个男人。


“Hey,我要一杯蓝色的鸡尾酒。”卡德加死死拽住调酒师的衣服。


思索了一会,他笨拙的爬上调酒台,坐在上面,搂住那个人的脖子,趴在他的肩膀上。


“我想要一个...会弹钢琴...会调酒...的男朋友...”


他断断续续的说,手臂不自觉收的更紧。


感受到腰间覆上的手,温度依旧灼热。


“迦罗娜说你喝的酒钱全算我头上,加起来估计你要陪我无数个夜晚了。”


“嗯?”卡德加挂在他身上哼哼。


“你好,我的男朋友。”


终于猎物还是没能逃脱,只是到底谁是谁的猎物呢?


End.


 

评论

热度(40)

  1. 滚来滚去起不来大米 转载了此文字